首頁 > 留學攻略 > 影視制作 > 學生說|“電影靈感是一個乍現瞬間,你要等”!

學生說|“電影靈感是一個乍現瞬間,你要等”!

589 0
藝術留學咨詢:400-0024-006
我是個劇本創作的小白,在同學的引導下,有了留學的想法,打算申請海外院校的電影制作專業。對留學一無所知、劇本創作也缺乏經驗的我,經過一番調研和朋友推薦,在斯芬克遇到了為我打開藝術留學大門的人——佟老師。 起初,我對海外的藝術院校并不了解。看到眾多院校和專業的表單時,我只感覺頭暈目眩。佟老師卻把這些表單移開,問我...

我是個劇本創作的小白,在同學的引導下,有了留學的想法,打算申請海外院校的電影制作專業。對留學一無所知、劇本創作也缺乏經驗的我,經過一番調研和朋友推薦,在斯芬克遇到了為我打開藝術留學大門的人——佟老師。

起初,我對海外的藝術院校并不了解。看到眾多院校和專業的表單時,我只感覺頭暈目眩。佟老師卻把這些表單移開,問我平時喜歡看什么電影?就這樣,一場決定未來的靈魂對話開始了。

“我愛看魔幻電影,還喜歡觀察人物,作為一名資深哈迷,我甚至相信這樣一個魔法世界的存在... ...” 我興奮地說個沒完,佟老師也不打斷我,若有所思地聽著。

就這么一段看似隨意的閑談,佟老師就幫我剔除了所有不合適的院校,精準地留下8個與我定位相匹配的院校,對我說:喏,這些院校,你會喜歡的。

哇,我真是又驚又喜,又佩服。等等... ...那老師剛剛有在聽我講話嗎?這是什么神仙大腦,可以同時處理兩份信息!

佟老師:不用了解院校,我了解你就行

第一眼看到小曦,我就看出了她眼里對創作的誠懇。看起來還是個留學小白,眼神里透露著對未來的憧憬,和一絲初來乍到、不諳世事的惶恐。

見到五花八門的院校名單,小曦面露難色。我干脆拋開名單不看,她不了解院校沒關系,我了解她就行。于是我問她平時都愛看什么電影。這個問題一出口,小曦就興奮起來了。

我發現,小曦對于文藝片的熱情并不大,更關注故事本身的內容表達。她非常喜歡《哈利波特》,也仔細研究過里面的每一個角色,在看電影的過程中,更會思考每個人物的特征和定位,也因此積累了不少創作靈感。

這樣的小曦,很符合注重故事的查普曼大學、舊金山藝術學院、加州藝術學院CCA... ...就這樣邊聽小曦說著,我在心里默默地幫她把合適的院校過了一遍。她說到一半緩口氣兒的間隙,我刷刷勾好八所院校:喏,相信你會喜歡的。

她一句“哇”脫口而出,隨即表情里又透出一絲難以置信。忽然有點擔心,她會不會覺得我剛剛沒有認真在聽?我發誓我有!這只是我的職業本能,哈哈哈。

小曦:交不出作業,就去曬太陽?

一進入作品集的準備過程,我就體會到藝術留學的艱難與辛苦——作業拖了兩周了,我一點頭緒也沒有。

佟老師把我喊進辦公室時,我正在心里糾結等下要怎么解釋。愁眉苦臉地推開門,和佟老師四目相對,我看見她張了張嘴。幾乎是閉上眼睛等著即將聽到的話,我以為導師會嚴厲發問,作業呢? 可一秒鐘后,我聽到的卻是一句輕描淡寫簡簡單單的——

“走,曬太陽去。”

我沒聽錯嗎?一頭霧水地跟著佟老師走出教室,我們來到一片空曠的太陽地里。

佟老師帶著我在太陽地里轉圈,什么話也沒說。后來,她開始給我講自己的創作經歷。佟老師告訴我,她在創作時遇到瓶頸,就會直接放棄思考,拉上一起工作的小伙伴,去曬曬太陽,喝杯咖啡,把創作的事情扔在一邊,索性讓大腦放空。

在太陽地里,佟老師對我說:“創作不能急,有時候你要等,曬曬太陽,喝杯咖啡,等待靈感迸發的時刻來臨。”

等待靈感迸發的時刻來臨。這句話在我腦子里不停回旋,我抬頭看看明晃晃的太陽,又看看笑得信心十足的佟老師,忽然覺得,這個時刻不遠了。

佟老師:不要去找靈感,要等!

兩周還沒動靜?一定是遇到瓶頸期了——這對于創作者來說,是家常便飯。

在創作這件事上,我是過來人,我知道創作是會遇到瓶頸期的。每次沒有頭緒的時候,我就會和小伙伴一起換個輕松的環境,喝一杯咖啡,在太陽底下走幾圈,什么都不做,就靜靜地等待創作靈感來臨的那個時刻。

小曦推門進來的時候,眉頭緊皺。這個表情我太熟悉了,不忍心指責她,直接帶她出門曬太陽。換個環境,也許能為她帶來一點思路。

曬太陽的時候,我告訴她,不要去找靈感,靈感是積淀來的,在某個電光石火的瞬間它會出現的,那是一個乍現時刻,你要等。

她看看太陽看看我,一臉天真,我忍不住笑了。我對小曦有信心,她一定會完成得很好的,很快就會。

小曦:挺過去,就是拔節

和所有申請海外藝術留學的同學一樣,作品集是無法言說的痛——挺過去,就是拔節;挺不過去,就被淘汰。

我是個有點較真兒的人,太想做到最好,于是不斷推翻重來。這可苦了時刻緊跟我進度的佟老師。

在給項目確定主題時,我的“糾結癥”反復發作。

其實在和佟老師打磨作品的過程中,我們已經確定好了一個完整的劇本,是一個關于女主播的故事,也和佟老師在創作上達成了共識。可是真正投入寫作的時候,我卻發現自己“失控”了。我的故事越寫越復雜,內容越來越多,如此一來,拍攝難度憑空加大。夜以繼日的糾結中,我無法說服自己,終于向佟老師提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:換題。

令我驚訝的是,佟老師并不驚訝。

她雖然也表示有壓力,但依然支持了我的決定:“時間緊任務重,擼起袖子加油干吧!”于是,新一輪的瘋狂調研思索討論打磨,又開始了... ...確定好劇本后,為了幫我加快進度,佟老師甚至動用了自己的個人資源,短時間內幫我找到最適合的演員和最優秀的攝影,最終,《煙》的故事成型了。

佟老師:問題永遠是用來解決的

小曦是個有點完美主義的孩子,從不得過且過,這是個優點。但是在這次申請中,這個優點也給她帶來了一點麻煩:她走的路,比別人曲折了那么一點兒。

準備作品集的時間是有限的,從確定主題、打磨作品到拍攝制作,都需要時間。臨時決定推翻換題,難度肯定很大。但是出于想讓學生都對自己作品滿意、負責的心態,我依然選擇支持她,畢竟,問題就是用來解決的嘛。

《煙》講述了一個青春期女孩成長變化的故事,小曦把角色遇到的家庭矛盾和心理變化都處理得很細膩,但故事前后缺少一點轉折。于是在探討中,我們決定把女孩的媽媽這個人物也豐滿起來,并利用最后一幕孤獨的母女二人相互點煙的畫面,讓主題鮮明,并至此結束,給故事足夠的留白。

故事是棒的。但是由于多走了一步彎路,我必須幫小曦爭取時間。要想把劇本表現得好,演員和攝像都是關鍵。我幫她聯系了演員和攝像,后期也的確呈現出了不錯的效果。

現在,經歷了作品集打磨、各種調研和拍攝實操的小曦,終于完成了所有任務,成功向8所院校遞出了申請,也收獲了查普曼大學、舊金山藝術學院和哥倫比亞學院芝加哥藝術學院發來的offer。另外的幾所院校,申請結果還在路上。

但是,對小曦來說,未知的結果已經不重要了。因為小曦的心儀院校,正是從來到斯芬克第一天就在院校單上劃出重點,同時也是第一個向她發出offer——查普曼大學。

手握心儀院校OFFER的小曦,開開心心地準備好去查普曼就讀了。

點這里獲取更多的藝術留學信息!

預約專屬留學顧問,輕松拿到offer:

登錄斯芬克官網,在線預約您的專屬顧問;
即刻撥打400-0024-006預約;
更多資訊活動,掃一掃關注小程序或公眾號

网红做爱